• 百度指南
  • Posted on

  • 直播吧11月22日讯 今天晚上九点,丹麦将在C组的比赛中对阵突尼斯,主帅尤尔曼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关于他对世界杯的记忆,以及克鲁伊夫对他产生的巨大影响。

    尤尔曼说:“我对足球的最初记忆来自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,我最喜欢的球队之一是1982年的那支巴西队。然后,当丹麦在1986年第一次参加世界杯时,我就爱上了那支丹麦队。”

    然而,当他谈到谁对他的职业生涯产生巨大影响时,并不是迈克尔-劳德鲁普或济科,而是荷兰足球教父约翰-克鲁伊夫。

    尤尔曼说:“约翰-克鲁伊夫以及他背后的哲学影响了整个足球世界,当然也影响了我。作为一个团队,我们希望以我们的思维方式积极主动。我们想要尽可能多地占据主导地位——我们想要为目标而战,我认为这是克鲁伊夫足球风格的遗产之一。”

    “但足球正在发生很大的变化。有很多不同的方面,你不能只说克鲁伊夫和瓜迪奥拉,作为一名教练,很多事情都影响了我。我也深受迭戈-西蒙尼的启发,在那里,你可以看到两种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。”

    “但可以肯定的是,我对足球的第一次体验不仅仅是输赢,而是在比赛中看到了更多东西,那就是克鲁伊夫。这是一种哲学,这是一种生活方式,这是一种游戏方式。”

    “我们对身份以及我们表达自己的方式、我们的信仰以及在球场上展示的方式非常感兴趣,有时你赢了,有时你输了。但我认为这是最好的表现方式,我也认为这是取得成果的最佳方式。”

    尤尔曼执教时期的统计数据证实了这一点。在经历了去年欧洲杯半决赛的精彩表现和进球累累的预选赛之后,他们带着这个国家几十年来最强大的球队来到了世界杯——而且仍有改进的空间。”

    “建造这样的东西是一场马拉松,很多人都做得很好。当然,作为一个小国,我们为能够做到我们所做的感到自豪,但我们并不满足,我们必须继续前进,我们必须把事情做得更好,争取更多的东西。”

    “我们有需要改进的地方,但我们的理念很明确,那就是我们想要进攻,我们想要进球,我们想要享受比赛,因为足球很棒,丹麦人也喜欢这样。每次我们比赛时,整个国家都在我们身后。每当我们比赛时,这就是一场盛大的派对。”

    在谈到埃里克森时,尤尔曼说道:“他是丹麦最好的球员,他只有 30 岁,他会踢出最好的足球。首先,现在他在这里,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鼓舞。他活下来了,他回到了我们身边。”

    “接下来的事情是他作为一名球员回来了。他在球场内外都有巨大的影响力,他是一个非常非常优秀的球员,但对我来说,他是一个更好的人。”

    (月球足迹)